未来,是改变,而非告别

未来,是改变,而非告别

2014-12-25   作 者:晋 爽

导语:2014,克里米亚突然归入俄罗斯,2014,多年沉闷的中国股市有了大震荡,2014,柯震东吸毒黄海波嫖娼文章出轨劣迹艺人满天飞,2014,库克宣布出柜,2014,北京地铁就要告别两元时代……无论是国内国外,政治经济,抑或只是茶余饭后的小谈资,都有出乎人的意料。这是一个风云变幻,波云诡谲的时代,作为记录者的我们也在不断改变,或许只有永恒的改变才是真正的不变,所以,想套用陈彤离职时说的一句话来引题:未来,是改变,而非告别。

 我们在议论陈彤“转行”的时候,会联想到2014真的是个多事之秋,柴静离职央视,刘建宏转投乐视,李瑞英转入幕后,朱伟宣布退休,不管是为了坚守新闻理想而愤而离开,还是为了个人发展而选择平台跳跃,传媒人在2014的转型可谓自成一道风景。

 

柴静在被曝出离职之前,已经沉寂很久。柴静自2011年8月7日起,与邱启明搭档主持《看见》,早已成为柴静的个人符号,2013年7月15日《看见》停播。邱启明在3月5日针对南京被打护士发微博表示,《央视看见》让位送彩金38满100提现,早已不知去向。有人说柴静离职是因为央视集体降薪;有人说芮成钢的消失造成了在多事之秋的人人自危;也有人说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会垂涎事业瓶颈,换一个地方的话,事情就会自然而然的解决了,刘建宏的离职也让人联想到这个原因;还有人说央视等级森严,很多像柴静这样“有才华”却在“等级”之外的员工收入微薄。

不论是哪个原因,都该作出反思。或许也是因为“钱”,陈永洲案在新快报头版连喊放人之后来了个有偿新闻的大反转,21世纪案也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的新闻贿赂,而快播也因为“版权侵权”遭到了端盘式的重创,经济问题或许成为了2014年整个传媒行业的又一大看点,如何能够把控好“收入”和道德这一层关系,不仅摆在了每个人面前,也摆在了这整个行业的面前。

而湖南卫视的广告收入一直身居高位,或许这是一个借鉴点。对好节目和独播的不断追求不仅让湖南卫视成为了教科书中专家学者对中国电视的描述“一个西瓜,两个苹果,一地芝麻”中的苹果,也让芒果TV今年成功转型到了独播的行业。且不去说效果如何,这个魄力至少是因为敢于改变和创新而有了不一样的节目而抓住的依托。

没有做好改变的《新闻晚报》在创刊15年后不得不停刊了,而打着“新闻有态度”和“我心澎湃如昨”旗号的澎湃新闻上线了。这一新一旧的对比,制度是一个问题,内容是个问题,互联网行业的蓬勃发展也是一个问题。

若从内容的角度来看,澎拜新闻一直以“独家”和“态度”来自居,今年因为“新闻事件”而被记住的传媒案例也很多。“周一见”火了南都送彩金38满100提现周刊和文章,“东莞挺住”联结了央视和微博,“马航失联”说明微博并未式微……纸媒在面临新媒体冲击时,选择用社交媒体作工具刺激自身发行量的手段,这种改变出发点好,但因内容争议而引起的负面效果却值得商榷。电视台的报道激起媒体人和社会各界在微博上的的强烈反响,传统媒体选题在改变,报道方式却该把握好分寸。微博中各方观点汇集,成为事件发展跟进主阵地,特定新闻事件的自然演变证实着对特定媒介的依赖。

而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2014互联网行业对传媒的影响也可见一斑。不论是互联网突然之间就有了记者证,让采编人员的身份显得不再那么尴尬。还是以以互联网为依托的新闻订制形式备受追捧今日头条备受追捧,其身价问题和版权问题都被吹到了风口浪尖。不论是首届互联网大会也在乌镇顺势而开,李克强总理的出席。还是各种互联网新规频频出台,习大大还开了大会强调互联网思维,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新型主流媒体。而通览了一遍2014的传媒行业,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到了国家政策的局面上,不论什么样的改变,都需要好政策的配合,不管什么样的变革,也需要好政策的引导。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面临的问题,若套用经济学的说法,想在这样“新常态”下若要做到可持续发展,就需要“改革”“开放”和“创新”。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送彩金38满100提现首页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