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雷军已过万重山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在不惑之年创立小米的雷军,是众所周知的IT老革命,他已跨过金山,正在践行自己的长征之路。

雷军。摄影:史小兵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梁睿瑶

编辑| 尹一杰

2009年,北京盘古大观的咖啡馆里,有两个人如比赛一般,从自己包里掏出各式各样的手机,摆了一桌子,惹得旁人瞩目,服务员甚至问:“你们是卖手机的吗?”

这两个人是雷军和林斌。

那时候,离职金山的雷军当着天使投资人,林斌还在谷歌,负责谷歌在中国的移动搜索与服务的业务。两人因商业合作相识,却在手机、移动互联网话题上相谈甚欢,常常单独相约,从晚上八点聊到凌晨两三点。

iPhone引发的全球抢购潮刺激了雷军,他开始琢磨怎么做手机。与林斌一拍即合后,两人从硬件、手机系统、供应链等领域陆续找到其他合伙人。2010年,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响遍大街小巷,七个40多岁的老男人齐聚北京银谷大厦,干了一锅小米粥。小米诞生了。

作为一个《毛泽东选集》的忠实读者,雷军曾想为产品命名“红星手机”,虽然后来定下“小米”,小米吉祥物米兔却戴着雷锋帽、红领巾,一颗红星在心中。

奋战八年,雷军带着小米再次站在港交所大厅,相比第一次敲锣,他眉眼间舒展了不少。上市后第一件事,9月13日,雷军发出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大调整,设立了组织部、参谋部,召回一线的高管负责,作为“大脑”协助公司人事与战略事务。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组织部并不是新鲜词,阿里巴巴、华为都有设置,阿里的人力资源系统甚至照搬红军的“政委”系统。无独有偶,马云和任正非都是《毛选》的忠实读者。

在不惑之年创立小米的雷军,是众所周知的IT老革命,他已跨过金山,正在践行自己的长征之路。

米粥军团今何在

2018年7月9日,小米成为港交所首家同股不同权上市的公司,上市现场高朋满座,而当年同喝一锅粥的七人团,如今只剩五人还在小米任职。

当年,雷军与林斌决定创业后,林斌推荐了在微软任中国工程院开发总监的好友黄江吉,和在谷歌的下属洪锋,雷军拉来了金山的老拍档黎万强,从摩托罗拉请来硬件专家周光平。对于已经在工业设计领域功成名就的刘德,雷军压根没有信心能请得动,所幸洪锋妻子与刘德妻子是好友,于是牵线成功。

经历“八年抗战”,七人团命运各不相同。在最新的人事调整中,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刘德和王川脱离具体业务,分别掌管新设的集团组织部和集团参谋部。刘德将担任集团组织部部长,负责中高层管理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等,以及各个部门的组织结构设计和编制审批;王川则担任集团参谋部参谋长,协助CEO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两人均向雷军汇报。

同时,高级副总裁洪锋任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闭关归来的黎万强依然任品牌战略官。

此前,刘德负责小米的生态链业务,为小米在IoT领域广泛布局铺开了棋盘。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小米已经投资了100家生态链公司,其中,华米送彩金38满100提现在2月先于小米赴美上市,8月,另一家生态链公司云米送彩金38满100提现紧跟华米脚步上市。

王川原本掌管的小米电视犹如黑马。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小米智能电视全球销量同比增长超过350%,目前海外市场打入了印度和印尼。

一度让外界诧异的是,七人团中的黄江吉和周光平却在上市之前黯然离场。

2018年4月,小米提交IPO申请前夕,雷军发布内部信宣布,黄江吉和周光平辞去公司职务。外界猜测,黄江吉的离去与其负责的米聊业务发展不起来有关,周光平则早在2016年就从研发和供应链业务上被撤换。

2015年,小米经历了一个胆战心惊的“双十一”,到了2016年春天,小米第一次面临业绩不及预期,销量仅5541万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货。

周光平负责的研发和供应链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研发上,错过了指纹识别的先机,新机红米Note3口碑不佳;与供应商关系恶化,导致小米5严重延期,原本2015年下半年推出却赶不上当年“双十一”,无奈之下,小米用旧机型打折促销,才达到了销售额目标,庆功大会上雷军的笑容很勉强。

2016年,是小米的谷底之年,周光平调任首席科学家,雷军亲自接管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直到2017年“双十一”大战告捷后,才将手机大任交给林斌。

林斌。摄影:邓攀

顺势而为

“人靠谱比什么都重要。”这是雷军创办小米之前,在投资人生涯得出的结论,这让他对于小米的人事变动能果断决定。

大学时代,雷军看完《硅谷之火》,激动得走了好几圈操场,他选择软件业并坚持下来,有兴趣在里面,也有一股产业报国的热情。

在风口上,猪也能飞。雷军说过这样的话,却总是错过风口。1989年,还是学生的雷军,与同学合作创办杀毒软件“免疫90”,发展势头不错,雷军还被湖北省公安部门请去讲课。但是,当业内的“华星防病毒卡”上市后,雷军觉得攻占市场无望,便放弃了“免疫90”的升级服务。

“时隔这么多年,我才知道别人做出来了,并不意味着自己不能做。”错过机会的雷军很后悔。

1991年,走出校园的雷军见到了“WPS之父”求伯君,在他的邀请下加入金山,雷军人生碰到第一个转折点。在金山,雷军从22岁干到了38岁,兼任CEO、总裁和CTO,真正奉献了黄金时代。

在用户眼里,与微软抗衡的WPS背负着民族软件的期望,但微软采取的盗版入侵策略,打得WPS毫无还手之力。雷军选择了“游击战”突围,他从电脑入门类软件入手,于1996年底推出一系列小产品,如“中关村启示录”、“中国民航”和“抗日—地雷战”等等。

雷军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面临微软盗版,金山必须得多元化,坚持WPS的同时,还要打游击战,以战养战。“游击战”的理论实践,也为后来小米崛起提供了经验。

在金山,雷军经历了八年“抗战”上市,个中艰辛外人难以体会。金山上市之后,人人都发现雷军瘦了很多。据雷军助理透露,他的衬衣从41码变成了38码。

身心疲惫的雷军在金山上市之后,选择了离开。令他疲惫的原因,也有工作中的理念冲突,雷军是一个完美主义、理想主义,而手下的人却要求设置现实的激励机制。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离职后的雷军终于懂得,别人的要求是合理的,做事要“遵从人欲,广结善缘”,2010年,他把这个心得写在了微博上。

那条反思40岁前商业人生的微博上,雷军还写了一条:“顺势而为,不要做逆天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只要顺势、认命,似乎就能风生水起,过去逆天而为只不过是犯轴。

到群众中去

一改苦大仇深的形象,雷军创办小米时,正好踩中了移动互联网风口。

小米出现时,国内手机市场还是传统公司的天下。雷军不急着造手机,先号召大家写代码,因为小米要做一家互联网公司。2010年8月16日,小米发布了一款安卓手机操作系统MIUI。

最初,MIUI只有100个用户,雷军把他们的名字全部写到了系统启动动画里,团队还加了他们的通讯录,这批人可以说是最初的米粉。很快,MIUI用户数达到了1500万。

“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农村包围城市”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语录,《毛选》书迷雷军可谓贯彻到位。一名小米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雷军平时到公司开会,有空就会吃员工食堂,忙起来就吃盒饭,穿衣风格是不变的衬衣搭配牛仔裤。

不管问及哪个部门的小米员工,他们大多都认为,雷军在公司是自带光环的,这种形象打造在米粉群体中也很成功。

英语不好的企业家当不了好歌手。雷军在印度发布会上的中式英语被制作成恶搞歌曲《Are You OK?》,在B站上流行一时,雷军与小米抓住这个梗,上综艺、录制B站视频,配合了好几波产品宣传。在9月20日小米8青春版发布会上,雷军没有出席,但是新机播放的问候语第一句仍是他的:“Are You OK?”

走入群众之外,《毛选》里还有一句,必须给人民以看得见的物质福利。

小米上市前夕,雷军在自己母校召开的发布会上透露,4月23日,小米董事会决定,每年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手机及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税后净利率不超过5%。如超过,他们将把超过5%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还给小米用户。

净利润5%的确远低于中国手机行业平均值10%,被称作“肾机”的苹果净利润达到约35%。

雷军曾对《中国企业家》表态:“小米永生永世不会以利润为中心,都会以米粉、用户为中心。在小米被质疑的那个时间点,所有人都希望我们卖得贵一点,认为卖得这么便宜,拿出去丢人。不能说我们内部没有一丝动摇,但是我从来没有。”

小米高调宣布低净利润,旨在突出自己的“硬件+互联网+新零售”业务组合,强调自己是互联网公司而非简单的硬件公司,即使硬件净利润低,还有互联网业务。

新人上位

高性价比是一把双刃剑。雷军2017年接受《中国企业家》访问时称,小米近两年遇到的问题,一是渠道增长缓慢,另一个便是高性价比商业模式的不适用。拓展电商和线下渠道似乎是第二个难题的解决方案。

在最新人事变动中,公司副总裁汪凌鸣接替林斌,任销售与服务部总经理。这名“空降兵”在2017年上半年加入小米,渠道拓展成绩显著,深受雷军赏识。这次调整中,小米原市场部(除公关团队)、销售与服务部的电商市场组和新媒体组组成销售与服务部市场部,集团内部成长起来的新人梁峰为总经理,向汪凌鸣汇报。汪凌鸣手中掌握了开拓前线的整支队伍。

汪凌鸣、梁峰均为30多岁的“少壮派”,这次调整的重点互联网业务与生态链分为10个部门,新上任的部门总经理也多为80后,平均年龄38.5岁。

“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53岁的雷军在内部信里写道。这次调整被外界视为未雨绸缪的新老交替。

9月10日教师节,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退休,选择集团CEO张勇接任,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接班问题被放上前台。关于接班人,百度努力过,但“太子”李明远已成为历史;京东努力证明没有刘强东,京东也能照常运营,但并不能掩饰“京东没有二号人物”的窘境。

10个新部门实行扁平化管理,并呈现年轻化,直接向雷军汇报,无疑是适合的人才发掘、锻炼和储备平台。小米海外项目经理Henry向《中国企业家》透露,小米是典型的组织架构网格化,对平台的系统协调及作战能力要求高,一切以提高工作效率为主。

雷军在接受“鹏友说”采访时表示,将新设的组织部、参谋部比作大脑,年轻的新人部门比作肌肉力量。他认为,小米如果要成为万亿营收的公司,必须把经验丰富的核心高管留在总部“大脑”,这个大脑不能只有他一人。

“大脑强了,你还要保持持续的肌肉力量。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这样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雷军在采访中表示,组织架构调整将会是一个长期进行的过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送彩金38满100提现首页网送彩金38满100提现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送彩金38满100提现首页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